首页  »  电影  »  动作片  »  原始武器

  • 原始武器

    原始武器1080p

    主演: 赵文卓  徐锦江  张慧仪  马德钟  欧锦棠  

    地区:香港

    语言:粤语

    年份:1999

    添加日期:2021-10-08 15:03

    二零看片网 动作片 加载中... 剧情介绍:胡志君(赵文卓饰)、李明生(欧锦棠饰)和王小玲(张慧仪饰)同为警员,是共同原意是从出生到死去后冒着生命危险,不顾个人安危的同伴。..

播放线路2

播放线路1

剧情简介

剧情介绍:胡志君(赵文卓饰)、李明生(欧锦棠饰)和王小玲(张慧仪饰)同为警员,是共同原意是从出生到死去后冒着生命危险,不顾个人安危的同伴。胡志君和李明生同时喜欢上了王小玲,但是,最后王小玲选择了李明生,善良的胡志君成全了朋友和爱人,将对于王小玲的感情深深的埋葬在心底。  但是,在李明生和王小玲的新婚之夜,两人竟然遭到了三个劫匪的劫持,结果李明生不幸死亡,而王小玲尽管逃过一劫,却受尽了侮辱。之后,精神上受到了巨大打击的王小玲被上司停职,她决定依靠自己的力量找到凶手为李明生报仇,胡志君则坚定的变成了她的后盾。最后,名为阿梁(徐锦江饰)的幕后真凶浮出水面,王小玲是否能够完成她的复仇大计呢?

原始武器评论

作者手记:这篇文章的灵感来自2005年上映的影片《卢旺达饭店》,但内容却和《卢旺达饭店》几乎没有什么关系。《卢旺达饭店》取材于一个真实的故事,柯林斯酒店的大堂经理保罗用自己的智慧在风雨飘摇的1994年4月——7月,保护了1268名图西族人和温和派胡图人,他被誉为“卢旺达的辛德勒”。相对于“讴歌人性的美好”之类的大词,我更看重悲剧发生的原因。因此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查阅了很多关于1994卢旺达大屠杀的资料、看了很多关于大屠杀的电影比如《卢旺达饭店》、《四月某时》的影评,还有一些亲历者的口述。在看完这些以后,我还参阅了梁文道先生讲《路西法效应》的讲座。这篇文章中的第二节很多话语都来自梁文道先生讲座中的内容,因为是讲座性质的文章,所以我本人对梁先生那种口语化、那种港式的语言味道进行了一些小小的调整。在历史的轨道上,这样的种族大屠杀总是不断上演,我们需要的不仅是“警示未来”,更要“寻根究底”,这样才能避免惨剧再次发生。没有什么比人的生命更宝贵,愿悲剧不要重演!
地狱里的恶魔都不见了,他们全来到了卢旺达,甚至把地狱也搬过来了。
 -------卢旺达当地传教士
1994年。卢旺达。人间炼狱。
(一)卢旺达的前世今生
2006年6月,来中国访问的卢旺达参议长樊尚·比鲁塔接受了《中国新闻周刊》的采访。当记者小心翼翼地问起参议长,您是胡图族还是图西族人时,参议长回答:胡图还是图西,那是个用游标卡尺才能回答的问题。
无论从电影中还是照片中,一般人都很难察觉出胡图人和图西人的差别。他们说着同样的语言、并且自由通婚,区别他们的主要标志是谋生手段,如果一个图西人去种田,他就变成了胡图人,如果一个胡图人又养了牛,他就可能变成了胡图人。
胡图还是图西,实际上这个差别本身就是人为制定的。1933年,卢旺达还是比利时的殖民地,比利时士兵拿着游标卡尺量卢旺达人的鼻子,然后用一块有20种颜色的色板去比照卢旺达人的眼睛,就是通过这种测量方式,每个卢旺达人被授予一张清楚表明种族——胡图、图西或特瓦——的身份标识卡。鼻子窄长的图西族人被比利时人确定为优等民族,被授予特权,对胡图族人进行统治。
1994年的卢旺达大屠杀发生地毫无征兆。这以前,胡图、图西人虽然摩擦不断,种族矛盾升级,但已经保持了接近15年的和平友谊,他们成为了好邻居,是要好的朋友,是老师和学生,是医生和病人,是公司里面的伙伴、同事,学校里面的同学。4月6日,参加和谈的卢旺达胡图领袖和图西领袖乘坐的飞机在卢旺达首都基加利附近被击落,虽然击落原因到现在都还没有定论,但这却引发了胡图人和图西人的互相猜忌,一夜之间,被政府鼓动的胡图族人拿起弯刀、大棒朝向了他们的邻居、朋友、同事、伙伴、同学……
从4月7日开始的种族屠杀,在不到100天的时间里,80万图西族人被杀,平均5分钟有1人丧命。
这场屠杀使得卢旺达总人口锐减1/6,人口结构剧变,因为其中被杀的绝大多数是青少年。
2004年,联合国,时任联合国安理会秘书长的安南潸然泪下。1994年时的他还是联合国安理会的助理,一场本来只需要5000人装备优良的维和部队就可以阻止的惨案却几乎导致了卢旺达1/6的人口死亡,他说,他为此次大屠杀感到“羞耻”。
(二)恶魔是怎样练成的
在电影《Die Welle》(浪潮)中,一位美国中学的历史老师,他试图向学生们阐述纳粹是怎样形成的。他做了一个实验,跟学生们做,他怕学生不懂,为什么当年德国人会那么变态,支持纳粹党去屠杀犹太人。于是他在这些同学里、班级里组织一些仪式、口号、手势、特别招呼方法,把人群分为内和外、他和我、我者和他者,这时候慢慢的,这个仇恨就在校园里面弥漫出来,慢慢一个非常独裁倾向的政治意识形态出来,这些原来很天真可爱的中学生中就出现了一群非常残暴的、有狂热信念的一群人。
同样的还有著名的斯坦福监狱实验。这个实验的结果在三十年后被实验人菲利浦·津巴多写入了《路西法效应——好人是如何变成恶魔的》。路西法,是魔鬼撒旦的另外一个称呼。他把斯坦福校园设计成了监狱,有狱卒、有囚犯,有警察,实验的目的就是看在两个礼拜之内,这些原来都是普通、年轻有为的大学生、研究生的好孩子们,当他们有些人扮演囚犯、有些人扮演狱警之后,双方的互动会怎么样,这个环境跟这个制度又会对他们造成什么样的影响。这个实验还不到两个星期就被迫中止了,因为菲利浦·津巴多的女友的一次探望,她发现看上去很亲切很友好的扮演狱警的学生一旦迈入监狱查看他的犯人时,他连走路的姿势都变了!
所以,我们还敢那么自信么?自信自己的道德判断、自信自己的坚强意志?有没有想过像纳粹屠杀、像南京大屠杀、像卢旺达大屠杀,如果把你丢在那些屠杀者的角色里,你会怎么做呢?你会不会可能顺从?会不会可能也投入其中?
对“群众”效应保持警惕的心理学家古斯塔夫·勒庞在著名的大作《乌合之众》里,愤愤地写道:群体一定会降低智商,群体也一定会趋向低智行为。道理虽然清晰明了,但请设身处地地想一想,能在群体中能一直保持自己独立思想的人又有几人呢?你曾经有没有盲从过群体,跟风过群体呢?
所以,恶魔不是天生就有的,人人都可以变成恶魔。
(三)影片《卢旺达饭店》
有了对卢旺达历史的一定认识,再观看《卢旺达饭店》这部电影,得到的绝对不止“震惊”这么简单。在拍摄这部片子时,导演在比利时请回了真正的保罗,在五天五夜的时间里,保罗将1994年4月——7月中他所经历的眼泪、恐惧、希望一股脑地全部摊开在导演面前。在影片的处理中,导演也绝非为了血腥而血腥。绝大多数对暴力的描写都是通过保罗的眼睛来描写的:电视机前用弯刀、大棒敲人后脑勺的激进派胡图人;去供应商处取货回来时颠簸的道路——那是用图西人尸首堆成的道路;还有街道两旁肆虐的大火、哭泣的儿童;被扒光衣服的图西女人……
难以想象的人,施以暴行的人很多都还是孩子。因此在“卢旺达大审判”中,很多当时的施暴者因未满14岁逃脱了死刑与监禁。法乌斯蒂安·尼基罗蒂曼也是施暴者中的一人,当时他还未满14岁,他说“在用棍子打卡西安(图西人)时,我没有任何感觉,大家都在这样做,如果你杀死了一个图西族人,那么那天晚上他们煮图西族人的牛时,你会第一个吃到牛肉”。
当我看到这段访问时,有种说不出的恐惧,那是怎样的一种情况:老师杀死学生、雇员杀死店主、丈夫杀死妻子、邻居之间互相残杀。一个再善良不过的普通人,在政治的灌输下,就成了一个简单的杀人机器。一夜之间,你熟悉的人、你敬爱的人、你关心的人就可能变成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将你活活砍死。
保罗只是一个普通人,他会为了想追未来的妻子塔莎利贿赂卫生部部长,请求将塔莎利调到首都基加利。他八面玲珑、四面讨巧,和入住饭店的政要、权贵搞好关系,暗中给他们送礼……他既不高贵也不完美,但就是他,在那个风雨飘扬的岁月坚持了一个普通人最基本的良心,用钱财用智慧护卫了1268个生命。保罗在接受采访时说,常常有人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总是回答,因为这是我的责任和义务。我想保护来这里的人,我要让他们安全,这是我唯一的目的,我为此一直努力,并且成功坚持到了最后。
请让我们随时对自己的情境、身边的环境、秩序所身处的社会或者机构保持一种警觉吧。清醒、警觉、理智,才会让我们拒绝沦为“杀人工具”。